娃娃,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女孩兒;古靈精怪,人小鬼大。

有時候,我會一時精神錯亂,弄不清我倒底和他是平輩?還是,是他長輩?有一次娃娃很順口的叫我"yoyo",少了〝阿姨〞二字,娃娃媽馬上板起臉,覺得她沒大沒小,我倒是不介意,說我美國朋友的小孫子們都還直接叫我Ya Ping呢。但娃娃媽說:你不介意,我介意;那裡是美國,這裡是台灣,不一樣。只是我想,娃娃大概從來也沒把我當長輩吧。

仔細想想,我想我二者都是吧!是平輩,也是長輩:和他是平輩的我,是那個帶著赤子之心的我,而是他長輩的我,是那個帶著成人面具的我。

前一陣子娃娃學校學期接近尾聲,娃娃媽允許他在MSN上和我鍵盤戰及口戰,真是感謝科技的進步,讓時差八小時的二地,得以進行零時差的對談。我一時興起,問了娃娃:你有沒有想我?雖然他的口氣聽起來有點不耐煩,但是她回答:有啦!

老實說,我聽到這二字時還愣了愣,以前問他,他不是不理,不然就是哼地一聲,表示聽到答案,但不想回答。我想,我應該感到榮幸才是,她最愛的奶奶遠行時,她都還不見得會說〝想〞這個字了,以她那驕傲的個性,更不可能對我這位一天到晚和他鬥嘴的大人說〝想〞。

親愛的小公主,我還真是榮幸啊,從你口中獲得〝有啦〞這二字;你說是吧,娃娃媽?

(圖:幼稚園時的娃娃/來源:寶貝娃娃

全站熱搜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