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之前有位助理廚師,名叫David,從Myanmar(緬甸)來的,人不錯,做事也挺認真的。
 
剛從蘇格蘭回來後的第一個星期二,我去代班時,不見David的蹤影;星期四去上班,也不見David時,心裡就覺得怪怪的了,開玩笑的問老板:Is David on holiday after New Year?
 
老板口氣有點硬地告訴我,David打電話來請病假,星期三也是這樣。我心中浮起了一絲不祥的感覺。
星期五去上班時,真相大白:David和老板娘借了600英磅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聽到這件事時,當下真是呆愣了好久,因為,David真的不像是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不過,話又說回來,誰又長得像做這種事的人?)
 
和David在同一個公車站牌等車,下班時大都一起離開,所以和他聊過一些關於他的事,本來他是打算來唸大學的,但後來發現學費實在太貴,所以便開始工作。在這間餐廳工作薪水雖然少,可是一個月800磅也足夠他花了,一個月房租才200磅,一個人一個月的生活費應花不到600磅才是,因為星期一到星期六都要工作,午餐和晚餐也都在餐廳吃;但是後來得知,他完全沒有存到錢,因為星期天都去喝酒,把錢喝掉了。
 
沒有存到錢沒關係,至少自給自足;可是,David竟然染上了賭博的惡習,這是他借錢的主因。老板們因為忙於餐廳的工作,沒空直接去找David,打電話給他,他完全不接,後來和David的朋友連絡上了,得知David也拿了朋友的錢。
 
聽到這裡,我又呆愣了好久,好好一個年輕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上星期六,餐廳門面的玻璃被人砸破了一大塊,老板們猜測是David做的,因為他們沒和人結怨,只是報了警,請警察處理David借錢沒還的事。老實說,我真希望老板們猜錯了,
 
我希望砸玻璃的人
 
不是Davi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man 的頭像
woodman

生活,在童書裡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