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晚上到國泰醫院內湖院區看心臟內科,照了心電圖,預約了星期三照心臟超音波及看報告。醫生在看心臟時,覺得怪怪的,怎麼位置都往右偏去,便請我去照了一張X光片。一照之下,才發現原來是肺部有陰影,心臟是被擠壓到右邊,功能並沒有異常。下午原本預訂改掛胸腔科,但中午心臟科的醫生打電話來把我緊急叫了回去,原來我不是心臟有問題,而是氣胸
氣胸患者以男性居多,男女比例為6:1,多為高瘦型身材的人,且多發生於發育中的男性,一直想不懂,我離轉大人的歲月已經很久了,怎麼會出現氣胸,醫生說我是屬於自發性的患者,病發原因無解。

由於我的左邊肺破了個小洞,導致左邊肺部萎縮,空氣佔據了我的左胸腔,肺部還有積水,所以會呼吸困難,醫生說,聽不到左邊的呼吸聲。星期三下午1:45,我緊急被送進手術房做插管手術,半個鐘頭後,一支約2~3公分粗的管子,插入我的身體約14cm。除了痛,我還是只能說痛,真的很痛。自此開始,一條長約150公分長的管子便開始在醫院裡陪伴我的生活。

這個故事告訴我,真的很不舒服時,一定還是要到大一點的醫院做一下檢查,從二尖瓣膜脫垂到氣胸,差異真的很大。

醫院是一個很痛又無聊的地方,人的一生,最好只在這裡住二次就好,一次是出生,另一次是死亡。

    全站熱搜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