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為工作的事很心煩。

這種煩燥的感覺就是是牙病: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而工作呢,工作若好,人生是彩色的,工作不好,那很抱歉,人生是黑白的。

這股因工作而持續的煩燥感不斷擴大,最近到了極至,我想,這輩子大概沒這麼煩過。腦中突然浮現之前朋友和我提過去廟裡求籤的事,有些心動。當然求到了籤,不代表問題可以解決,不過或許多少可以指點迷津,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去了行天宮。

這輩子我沒算過命,家裡其實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不準算命。而我一向有點鐵齒,老是愛說自己的命運掌控在自己的手裡,求神問卜,也沒什麼幫助。好像也是太鐵齒了,這下終於踼到鐵板。

To leave or not leave, that is the question...

求籤也是算命的一種,所我以算是破戒了。

一到行天宮,才發現求一只籤也有好大一門學問,在一旁的看板研究了老半天後,我才大略懂得。

依照指示,恩主公馬上準我拿籤號,連拿了三個號碼都不對,又再試一次,結果還是馬上準拿籤號,得到恩主公同意的六十六號,。

看了詩籤,才發現自己抽到的是上上籤。不過卻給我的問題一個否定的答案,讓我有點哭笑不得,既然是上上籤,為什麼答案又是否定的?

求籤這檔事算是很冒險的一個行為,求到好籤,人生是彩色的,而壞籤就.....

全站熱搜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