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 Pinsent是我的論文指導教授,年紀很大,我們始終不知道她確切的年齡,不論國籍或文化,我想,女人的年齡永遠是祕密吧!

根據大家的揣測,Pat約莫六十多歲(可能快接近七十),是系上元老級的教授,聽另一位教授說,Pat是策劃成立兒童文學碩士班的成員之一。論文指導教授不是自己選的,系上是根據每人論文的題目,分派在其領域專長的老師,在還沒分派論文指導教授前,其實我就已經猜到Pat可能是我的指導教授。Pat人非常好,只是剛開始我有點擔心,因為上一學期在CTP(Critical and Theorietical Perspectives)曾經上過他二堂課,他的課有點催眠,可能他年紀很大了,講話有點慢。後來得知原來他被指派上的單元並非他的專長、又聽前期的一位外國學姊說,Pat一對一的個別指導非常好,我放寬心地等待我論文指導教授的公佈。

在繳交了論文題目後,很快地就收到了Pat的電子郵件,說要約談論文題目事宜。事後和同學們討論,我竟然是第一個知道自己論文指導教授的人,正確的說,應該是Pat指導的學生是第一批人知道自己的論文指導教授,當下對Pat如此有效率的行事感到十分敬佩,雖然Pat這樣有效率的行為可能是起因於身為兼職教授的他並不同其他全職教授容易連絡,我為自己慶幸有了個好的開始。 

    全站熱搜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