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ndal.

我想這樣的情況,用這個字來形容應該不會太超過吧。

上學期的成績發下來了,幾家歡樂幾家愁,基本上是愁的人多。和班上走得較近的幾位日本同學聊過,發現,其中有二人的作業,第一個評人者的分數被人用立可白塗掉改過,他們二個因此都沒過關。

他們的這份作業,是和我不同門課;但是,共通點是:他們的第二個評分者,是fail我的教授,Lisa。二位同學第一個評分者的成績,全部被第二個評分者用立可白塗掉改過,為什麼知道是第二可評分者改的?因為字跡一樣。原本評分者的評語,被用電腦打過的新評語貼上蓋住。這二位同學的分數,在沒被改過前,都有過,而且其中一位同學的原始分數還是62(改後52),他細心地發現立可白,然後將cover sheet翻過來,看到了原始分數。這位同學事後去找program convenor(類似系主任)詢問關於成績的事,結果,恰巧撞見系主任和Lisa在爭執,系主任說Lisa的一些行為太超過了,同學不小心看到這樣的情況,自己也覺得很不好意思。

昨天,這二位同學去和系主任討論自己分數被改過的事,教授從頭到尾沒多說什麼,只是一直強調,這件事和評分者無關,事關於作業的內容。
 
是啊,沒錯。這是他們一致對外的說法,昨天我和Lisa討論重寫的事,他也一直不斷對我強調:This isn't about me. 我也沒多說,只是說根據他的評語,我知道我該怎麼改;然而,Lisa還不死心的一直說,This isn't about me.  You have to know what is wrong in this essay. 我也沒多說,只是附和著她。
 
據說,我們的作業還有給第三個評分者過看,那二位同學有拿到第三個評分者的評語,而我沒有,我也不在乎。我只是在想,只要當其中一個評分者堅持這份作業不該過關,幾個人來看都沒用;只要那位評分者是Lisa,幾個人來看也沒用,就像我二位同學的例子。
 
更好笑的是,另一位和我同修Lisa課的同學,要和她約談重寫的事,Lisa竟然請他去找系主任談!!!

老天爺!去找系主任幹麻?Lisa是授課老師啊!難道學生沒有權利和授課老師談嗎?更讓我難過的是:這位同學也是台灣來的啊!這樣選擇性的挑學生談話,是什麼意思?

突然好想打包回家,我飄洋過海來取經,不單單只是為了那張紙而以,負債累累不只是為了那張証書而以。
 
當課堂上的討論情況死氣沈沈,是因為大家都沒看書就來上課,我每個星期拼死拼活的努力要看完指定閱讀,有什麼意義呢?
 
做事情不能只靠一股熱情和毅力...
 
我發現,我的熱情快被燒盡,我的毅力快被磨光;
 
我,
突然好想打包回家。

    全站熱搜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