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成英姝寫的“其實與時間無關的逆向行駛,《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這篇電影短評。 我也看了《班傑明的奇幻旅程》,向來不是很喜歡布萊德彼特的電影,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演出大概就是他在《未路狂花》裡把吉娜戴維斯騙得團團轉,雖然那時的他還很青澀,但他的表現足夠讓人記住了,不過這倒也要歸功於這個角色是個靠著臉蛋身材騙人感情的小混混。吸引我去看 《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的原因是故事的本身,很好奇這樣的故事會如何地被呈現在大螢幕上,我喜歡故事一開始由二位班傑明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女人倒述班傑明的故事,呼映著班傑明逆向行駛的人生,不得不佩服這齣戲的化粧,男女主角的年輕粧真的是非常神奇。

成英姝在她文裡提到的凱特白蘭琪遭遇車禍的那一串「偶然與巧合」,我也覺得不是時間點的問題,也非巧合或命定造成的,某種程度而言其實是選擇和機率的問題,黛絲從去法國和不去法國做了選擇,她到了法國出了車禍,並不代表如果她沒去法國就不會出車禍,那女人在出門前有沒有接電話是二選一的機率,司機有沒有進店裡喝咖啡也是二選一,但單純講選擇或是機率似乎又不太能確切的說出那種感覺,波蘭大導演奇士勞斯基的《機遇之歌》的英文片名《Blind Chance》還滿適合形容這樣的情況,如果把人生的每一個事件當成獨立的片斷,不論是否經過深思熟慮,所發生的一切其實都是blind chance。 

這樣理智的分析完全屏除緣份、巧合和命定,但事實上,我還是相信人和人之間的相聚和分離是有這些成份加入牽引的,人和人或者人和事之間,某些環結是相扣而互相影響的。

自己推翻自己,我還真是矛盾啊!

    全站熱搜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