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6年8月5日台北時間下午五點前的40個小時,我的活動範圍就只限於登機門、飛機上、航空公司的轉機櫃台及行李盤前。從來沒有親眼看過那樣亂的機場,成堆的人躺在地上睡覺,而各航空公司轉機的櫃台前,有成群消化不完的乘客,而另一個機場的行李大廳也沒好到哪兒去,滿坑滿谷的行李,所有可以站人的空地現全成了無人領取的行李的地盤。

唉,就讓我從8月4日台北時間凌晨開始說起吧。

●台北時間8月4日1am~9am(美東間8月3日1pm~9pm)●

我的班機原訂美東時間8月3日下午三點離開紐華克國際機場(Newark, NJ),而我在近一點時就扺達機場check in,在辨手續前聽到了一則惡耗,因為天氣太熱,飛機將延遲至七點才起飛。我曾經聽過因大雨停飛,也曾遇過因颱風延飛,但從來沒聽過「天氣太熱」這樣的理由。

後來得到較詳細的解釋是:由於國際航線的大承載量,怕炎熱的天氣導致起飛時爆炸,在氣溫超過華氏100度(約攝氏37度)時,一些國際航班將延遲起飛。我後來想想,這一些國際航班是指較大型的飛機嗎?我對飛機不太有研究,但我知道我搭乘的是777,不知道所有延飛的班機是否都是這一類型的。天氣太熱起飛爆炸?我看因恐怖份子而起飛爆炸的機率搞不好比天氣太熱還來得高。

莫名其妙地在紐華克機場多待了6個多小時,飛機到近九點才起飛,離原訂的三點已慢了六個小時。●台北時間8月4日1am~9am(美東間8月3日1pm~9pm)●

我的班機原訂美東時間8月3日下午三點離開紐華克國際機場(Newark, NJ),而我在近一點時就扺達機場check in,在辨手續前聽到了一則惡耗,因為天氣太熱,飛機將延遲至七點才起飛。我曾經聽過因大雨停飛,也曾遇過因颱風延飛,但從來沒聽過「天氣太熱」這樣的理由。

後來得到較詳細的解釋是:由於國際航線的大承載量,怕炎熱的天氣導致起飛時爆炸,在氣溫超過華氏100度(約攝氏37度)時,一些國際航班將延遲起飛。我後來想想,這一些國際航班是指較大型的飛機嗎?我對飛機不太有研究,但我知道我搭乘的是777,不知道所有延飛的班機是否都是這一類型的。天氣太熱起飛爆炸?我看因恐怖份子而起飛爆炸的機率搞不好比天氣太熱還來得高。

莫名其妙地在紐華克機場多待了6個多小時,飛機到近九點才起飛,離原訂的三點已慢了六個小時。

●台北時間8月5日1am~3am●

回台的第一段班機終於在台北時間8月5日凌晨1點多抵達香港機場,在踏進紐華克機場二十四個小時後,我又再進入另一個機場:香港機場。好不容易飛機終於降落在香港機場,但因為沒有巴士到停機坪接我們進候機大廳,所有乘客又等了半個多小時才離開機艙,

除了我以外,另外有六位乘客的目的地也是台北,還有三位的是高雄,由於我們扺達香港的時間過晚,已經沒有班機回台北,所以我們必須等到天亮。

當一行人被帶領到轉機櫃台時,才得知原來香港機場前一天因為颱風關閉一整天,而至少有三到四萬人滯留在機場。在一旁等著港龍的地勤人員幫我們安排後段的轉接班機時,不斷地聽到許多因颱風被滯留的台灣乘客的叫囂,結果一位台灣乘客竟然拿起一個保特瓶丟向工作小姐,我們沒有人看到保特瓶,但都聽到了「碰」的一聲,及看到了四濺的水滴。不久後該乘客及同行伙伴又和香港警察上演一齣「冤枉啊,大人!」的戲碼,由於沒有警察親眼看到行兇的人,所以這段插曲便不了了之。

原本我們一行人都被安排前往過境旅館,但在一些入境手續處理完畢後,竟然已經凌晨三點多了,我和其中四位回台北的乘客都是轉接8:35am的國泰班機,再加上國泰轉機櫃台前亂成一團,所以我們決定留下來排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man 的頭像
woodman

生活,在童書裡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