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過了一個月又六天,農曆除夕晚,回首過去一年,只能用陀螺二字形容自己。

工作成為我生活的全部,一直很忙,腦子沒空思考其他的事,心像顆陀螺般轉個不停,也像顆陀螺一樣不知為什麼而轉。心轉得暈了、眩了,開始不了解忙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求職位上的晉升?求高薪?求成就感?但,這些東西都不是我追求的,我並沒有從這份工作中得到太多的樂趣,忙的出發點只是單純的想把事情做好,因為同樣花了時間做事,就要讓結果產生最高的效益。此外,現實是很殘酷的,這個年頭,已經沒有所謂的苦勞了,沒有功勞,剩下的只是疲勞。
我困惑了,現在做的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活著,又到底是為了什麼?朋友說:不要把生命的意義訂的太高,才不會覺得生活沒意義。

wood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